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独行侠

在中国社会中,历来就是“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争智于孤”。

 
 
 

日志

 
 

那些“消失”了的名校  

2015-10-25 20:33:54|  分类: 高考就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期: 2015-02-17   来源: 汗青网  作者: 阑月知春  
那是一个旧人、旧闻、旧印象的时代,那是一个保守分子与激进者并存,狂士与酸儒共处,迷惘者与殉道者同行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彼此冲击的思想、激荡热烈的理念在一所所“消失”的名校孕育;捍卫旧思想、强调新精神的大师们在一所所“消失”的名校共存。
   
曾几何时,这些名校无不是中国教育的骄傲。就连那一个个校名,也是精彩绝伦,各有千秋,韵味无穷。
   
诚如陈寅恪先生在1929年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中所题——“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这一理念也随之成为了彼时名校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陈寅恪等大师不可复生,“消失”的名校却在新的时代里孕育新的生命。下面,我们将带您回顾那些“消失”了的名校,在“消失”的地理坐标上带您体悟并未消失的大学精神。
 
一、老北大的魅力——京师大学堂
 
京师大学堂(1898——1912年),北京大学的前身,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国立大学,也是戊戌变法的重要产物和唯一遗存。1898年7月3日,光绪帝正式批准设立京师大学堂,孙家鼐任第一任校长。最初校址在北京市景山东街、沙滩、红楼等处。许景澄任中学总教习,美国传教士丁韪良任西学总教习。
 
变法失败后,大学堂以“萌芽早,得不废”,但举步维艰。1912年,曾翻译《天演论》的严复被任命为京师大学堂总监督,接管大学堂事务。同年5月正式更名为北京大学,严复成为北京大学的首任校长。
   
京师大学堂的建立,是中国高等教育近代化的标志,其最大特色是在继承中国古代文明的基础上引进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和近代科学文化。其办学方针遵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原则,强调“中西并重”,务使二者“会通”,缺一不可。
 
直至1916年,蔡元培先生出任北大校长,在启用教师上开始体现“兼容并包”之精神和“学术自由”之主张,北大方将“兼容并包”的精神浸透于它的每一个方面。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时,燕京大学被撤销,北大迁入其址并成为了一所以文理教学和研究为主的综合性大学。但无论是曾经的沙滩红楼,还是今日的未名湖畔,北大一如既往地延续着蔡元培先生“旧学旧人不废,而新人新学大兴”的主导思想,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国内的顶尖人才。
      
何谓北大真精神?
   
“北大精神”是北大在历史积淀中形成的本质特征,是贯穿北大始终的不灭灵魂。不同时代,不同的人理解亦各不相同。1923年底,时为代理北大校长的蒋梦麟在北大二十六周年纪念会上以《北大之精神》为题发表演讲,将北大的精神概括为“大度包容”和“思想自由”。1927年,马寅初先生在北大29周年纪念会上作同样题目《北大之精神》的演讲,再一次阐述“北大精神”的内涵:“为了国家、社会,不顾一己私利,勇敢直前,虽斧钺加身毫无顾忌的牺牲精神。”而在这之前的1925年,北大27周年校庆时,鲁迅先生在《我观北大》一文里概括北大的两个特点是:第一,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向上的道路走;第二,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蒋梦麟、鲁迅和马寅初从不同的角度揭示出北大精神中宽容、自由、追求进步、勇于牺牲之特点,这些都是北大精神中具有永恒生命力的传统。
 
一言以蔽之,即为陈寅恪先生“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此谓北大之真精神!
   
近百年来,这里成长着中国数代最优秀的学者。丰博的学识,闪光的才智,庄严无畏的独立思想,这一切又与耿介不阿的人格操守以及勇锐的抗争精神相结合,构成了一种特殊的精神魅力。科学与民主,已成为这圣地的不朽灵魂。
 
二、燕园故影——燕京大学

提起中国近现化教育史,不能不提及“消失”的燕京大学(1916——1952年)。作为1916年,由华北地区的几所教会大学合并而成的一所著名学府,其校址即今日北大的校址(早年称燕园)。

由于是不同的教会学校合并,所以起初管理非常混乱,一直没有满意的校长,直到1919年司徒雷登出任校长,才开始有了转变。
 
司徒雷登是著名的来华传教士之一,后来还成为美国驻华大使。他上任后,立即对学校进行了改革并把学校更名为燕京大学。随后向社会各界募捐,建设新校区。经过多年努力,燕大成为了当时中国最美丽最有成就的大学。
   
当时的燕大东西轴线以玉泉山塔为对景,从校友门经石拱桥、华表(取自圆明园废墟),方院两侧是九开间的庑殿顶建筑穆楼和民主楼,正面是歇山顶的贝公楼(行政楼),两侧是宗教楼和图书馆,沿中轴线继续向东,一直到未名湖中的思义亭,湖畔还有博雅塔、临湖轩。
 
为了培养汉学人才,燕京大学和哈佛大学合作成立了哈佛燕京学社。半个世纪过去,岁月风尘抹不去它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的轨迹。直至今日,设在哈佛大学的学社总部仍然延续着昔日的辉煌。
 
在1952年的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中,燕京大学被撤销,北大从五四大街迁入“燕园”。其法学院、社会学系并入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文、理科并入北京大学,燕大至此退出历史的舞台。
   
燕园故影虽已随风远去,但燕大“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之校训依然回响在人们的耳畔、回荡在未名湖的粼光碧影间。
 
三、圣美善真——辅仁大学
 
北京辅仁大学(1925——1952年),其旧址原为涛贝勒府,以府邸为校舍。后在府邸花园南部和马圈旧址建造辅仁大学新楼,中西合璧式,1930年建成,现为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校区。
 
北京辅仁大学的创始人是天主教知名人士英敛之、马相伯,学校原名北京辅仁社,1927年改为北京辅仁大学。建校前,这里本为清朝贝勒载涛(载涛是醇亲王奕譞之子,即道光皇帝的亲孙子、咸丰皇帝的亲侄子、光绪皇帝的亲弟弟、宣统皇帝溥仪的亲叔叔)王府的一部分,清朝覆亡后,载涛因生计拮据,将贝勒府的后花园租给辅仁大学建校。
   
该校是英敛之、马相伯受美国天主教会之托创办的,第一任校长是美籍教士奥图尔,后由我国著名教育家陈垣任校长至1952年。学校为教会私立性质,董事会中包括胡适等政界、学界知名人士,执教者多为卓有成就的学者。
   
辅大的创立,延续了始于明末清初利玛窦与耶稣会会士“学术传教”的传统,其校歌“辅仁以友、会友以文、吾校之魂、圣美善真”便是最好的鉴证。
   
1949年,辅大被收归公有,称为“国立辅仁大学”(National Fu Jen University)。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辅大分别并入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五座高校。而在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于1960年又核准了该校的复校计划,这便是今日的天主教辅仁大学。
 
四、孔孟弘光——齐鲁大学

齐鲁大学(1904——1952年),这所山东省的教会大学,是当年外国人在中国创办的十三所教会大学之一,由来自美国、英国以及加拿大三国的14个基督教教会组织共同筹款联合开办,其前身为山东基督教共合大学。
   
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所教会大学,齐鲁大学号称“华北第一学府”,与燕京大学齐名,有“南齐北燕”之称。国内许多知名学者如老舍先生、历史学家顾颉刚、墨学大师栾调甫、戏剧学家马彦祥等纷纷到此执教。
   
齐鲁大学虽是一所教会学校,但在办学的过程中,学校的教育目标与我国社会现实需要逐渐符合,尤其是开展的乡村建设运动,对推动山东乡村向近代化发展、改善农民的生活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1952年高校调整中,该校被并入山东大学,部分专业并入山东师范大学。
 
齐大虽已“作古”,但她留下的那些典雅、古朴、充满异国风情的校舍建筑,“尔将识真理,真理必释尔”的校训依然萦绕在齐鲁大地、滋养着这块土地上的莘莘学子。
 
五、法学渊薮——东吴大学

19世纪中叶以后,清廷不敌英法俄日等国侵略,被迫签下数纸不平等条约。战事连连溃败使政府及百姓丧失了信心,社会呼吁改革及学习列强之长的声浪日增。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1900年12月,博习书院、宫巷书院,中西书院三院合一,在苏州成立东吴大学(1900——1952年)。
 
作为中国第一所民办大学,东吴大学的法学教育在当时饮誉海内外,时有“南东吴、北朝阳”之称。东吴大学以“Unto a Full-grown Man”为校训,强调学生人格的陶冶。也因此,培养了一大批现当代著名的法学专家,如鄂森、王宠惠、吴经熊、倪征燠、李浩培、潘汉典、杨铁(木梁)等,被人们誉为“华南第一流的而且是最著名的法学院。”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时,东吴大学与苏南文化教育学院、江南大学数理系合并为苏南师范学院,同年定名为江苏师范学院,在原东吴大学校址办学。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改办为苏州大学。
 
六、名震中华——震旦大学

震旦大学(1903——1952年)是天主教耶稣会在上海创办的著名教会大学,是中国近代著名高校。由中国神父马相伯于1903年2月27日,在徐家汇天文台旧址创办。
   
“震旦”是印度对中国旧称。因为法国耶稣会士对于马相伯去宗教化等方式感到不满,1905年8月,马相伯辞去震旦学院校长一职,连同128名投票反对耶稣会士提出的改变而退学的学生,按他们的要求开办一所新学院。南从周则与其他耶稣会士在次年秋天重开震旦学院。当马相伯和离校的学生知道这消息后,便把他们的学校定名为“复旦公学”,即后来的复旦大学。“复旦”,取其恢复“震旦”之意。
 
1914年震旦学院改为六年制,分设博物医学、法政文学、算术工程3科。即后来的医、法、理工3个学院。讲授均用法语。学生来源多为徐汇公学及各地天主教会办的学校毕业生。1915年起院长需由罗马耶稣会总部任命。1932年改称震旦大学。震旦大学师资力量雄厚。半个世纪以来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专业人才,尤其是在法律与医学方面。
   
1951年2月1日开始,传教士退出学校,天主教会停止拨给震旦大学经费。
 
1952年10月高校院系调整,震旦大学撤销,医学院和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同德医学院合于原址组建上海第二医学院,其余学院分别并入复旦大学等校。
 
七、光与真理——圣约翰大学

圣约翰大学(1870——1952年),是上海乃至全中国的第一所高等教育学府,中国近代最著名的大学之一,也是在华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教会学校。
 
作为民国首个全英语授课的大学,圣约翰大学有“东方哈佛”和“外交人才养成所”之雅称,创下了民国教育的多项第一。该校培育了林语堂、张爱玲、邹韬奋、顾维钧、宋子文、荣毅仁、刘鸿生、贝聿铭、施肇基等一大批影响中国历史的杰出人物。
 
1950年12月,圣约翰大学正式宣布与美国圣公会脱离关系,1952年在全国院系调整中被拆散并入其他多所高校,主要是复旦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第二医学院。其校址现为华东政法大学所用,主要为其培养研究生。
 
圣约翰光芒已然不见,但“光与真理”的校训仍在华东政法大学弘扬。
 
八、诚为体,仁为用——之江大学

之江大学(1845——1952年)是基督教美北长老会和美南长老会在杭州联合创办的一所教会大学,是中国的十三所基督教大学之一。其前身,最初是1845年美国教会在宁波创设的“崇信义塾”,1867年迁址杭州,1897年,更名为“育英书院”,1914年改名为之江大学。
 
北伐战争期间(1926——1928年),之江大学一度停办。1931年,学校向中国政府立案,因为只有文理两个学院,定名私立之江文理学院。抗日战争期间曾经迁至安徽屯溪、上海、福建邵武、贵阳、重庆等地。到1948年因已拥有文、商、工三学院,得以恢复之江大学名称。
 
1952年夏,全国高等院校调整院系,之大建筑工程系并入上海同济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财经系并入上海财经学院,工程学院各系并入浙江大学;文学院各系及部分数理化学系进入浙江师范学院(后改杭州大学)。从而结束了之江大学100余年的历史。
 
九、诚真勤仁——金陵大学

金陵大学(1888——1952年)是美国基督教会卫斯理会在中国南京创办的私立教会大学,1928年向中华民国教育部注册。金陵大学为中国现代大学教育的建立与发展、为中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引进、为中国新的人才培养模式的开创、为社会输送优秀人才做出了突出贡献,是当时社会评价为中国最好的“教会大学”。

作为教会大学,金陵大学是汇文书院和其他两个书院:基督书院和益智书院合并建立的。该三书院在南京城内鼎足而三。三书院都是男生学校,办学宗旨相同,办法亦大同小异。
 
金陵大学在64年办学中,早期曾按照教会的办学宗旨,推行基督化教育,传播了基督福音,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促进了中西文化交流。正是由于在这方面取得的突出成绩,使金大饮誉国内外,并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具有一定影响。教育家陶行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哲学家方东美、文学史家程千帆等均出自于此。
   
1952年院系调整,金陵大学等西方教会大学撤销建制,金陵大学文学院、理学院并入新南京大学(南京大学保留文、理学院,成为文理综合性大学),成为南京大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从此金陵大学校名取消,档案归属南京大学,南京大学迁至金陵大学鼓楼校址,根据《南京、金陵两大学合并、调整工作进行办法》,金陵大学和中央大学及其前身学校的历史档案明确划归(新)南京大学。
 
十、作育英才——岭南大学

岭南大学(1888——1953年),前身为格致书院,最初为美国基督教会创办,校址设在广州城内。1927年4月,处在大革命期间的学校宣布停办。当时以钱树芬为首的一批爱国校友倡议接办学校,同年7月经广东政府批准,学校收归中国人自办,并正式改名私立岭南大学。
 
在广东当时的高等院校中,岭南大学的规模、师资、设备、教学等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
 
岭南大学从创立之日起,就招收海外归来的华侨子弟入学。民国初年岭大正式附设华侨学校,“专为利便华侨学生归国求学及促进华侨教育。”华侨学校的校舍由南洋华侨捐资修建。华侨学校成立以后,侨生人数与年俱增,如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就从新加坡归国就读岭大华侨学校。数十年来岭大培育了大批侨生,其华侨教育成绩得到海外华侨的支持,他们强烈要求岭大派员在海外办侨校。1929年,岭大在新加坡开设分校,1938年底在越南西贡也开办了岭南分校。岭大开创了我国华侨教育的先河,华侨教育成为岭大的办学特色。

在全国院系调整中,1953年,该校有关科系分别被并入中山大学和其他高等院校。
 
结语

“消失”的名校灿若繁星,请恕我们不能尽述,但由此延续的大学精神却是我们理应继承的瑰宝。
   
毕竟大学精神维系着一个国家未来的命运,教育理念决定着国民素质的高低。“君子务本,其命维新。”让我们在那些“消失”名校的荣光下继续坚持“兼容并蓄、学术自由”的精神,彰显“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古训。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