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独行侠

在中国社会中,历来就是“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争智于孤”。

 
 
 

日志

 
 

近代史上的几个问题(二)  

2016-12-08 22:10:50|  分类: 历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前面是我想与大家分享的第一个问题,分享的第二个问题是革命与改良。

        革命与改良,孰优孰劣,孰先孰后,原本并不是问题。历史发展的常态肯定不是革命,而是改良,因而中国在孙中山之前,尽管有“汤武革命”,以及历代造反、革命,重建新政权的事实,但任何一个构建了常态体制的政权,都不会继续鼓吹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据《汉书·儒林传》,汉景帝时,黄生与齐人辕固生就革命合法性问题有过一次御前讨论。黄生说:“汤武非受命,乃杀也。”辕固生反驳称:“不然。夫桀纣荒乱,天下之心皆归汤武,汤武因天下之心而诛桀纣,桀纣之民弗为使而归汤武,汤武不得已而立,非受命为何?”黄生曰:“冠虽敝必加于首,履虽新必贯于足。何也?上下之分也。今桀纣虽失道,然君上也;汤武虽圣,臣下也。夫主有失行,臣不正言匡过以尊天子,反因过而诛之,代立南面,非杀而何?”辕固生接过话头说:“必若云,是高皇帝代秦即天子之位,非邪?”汉景帝闻言迅即制止:“食肉毋食马肝,未为不知味也;言学者毋言汤武受命,不为愚。”以取消问题消解革命合法性危机。

        从思想史的观点看,黄生、辕固生讲的都有道理。汤武革命的合法性、正当性,在孔子、孟子那里早已获得解决,桀纣失道,汤武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闻诛一夫桀纣,未闻弑君。这是孟子与齐宣王的对话。当然,这个逻辑不能无限推理,否则就会怀疑刘邦革命的合法性。因此,我们看到历来的官方意识形态,一方面承认有压迫就有反抗,承认革命的正当性,另一方面竭力维护社会正常秩序,不会鼓励造反。

        思想史原本已经解决的问题,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却出现了新情况。1995年,李泽厚、刘再复在香港出版对话录《告别革命》,期待中国从此告别一切革命,而代之以温和的改革。刘再复在《序:用理性的精神看中国——李泽厚和他的中国思考》中郑重指出:

        影响二十世纪中国命运和决定其整体面貌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革命。我们所说的革命,是指以群众暴力等急遽方式推翻现有制度和现有权威的激烈行动(不包括反对侵略的所谓“民族战争”)。尽管这些行动在当时有其各种主客观原因或理由,但到今日,是应该予以充分反省、总结和接受其经验教训的时候了。对二十世纪中国来说,这可能才是最根本的反省。在此新旧世纪之交,许多朋友都在展望二十一世纪,我们也展望,我们的展望就是要明白地说:我们决心“告别革命”,既告别来自“左”的革命,也告别来自“右”的革命。二十一世纪不能再革命了,不能再把革命当作圣物那样憧憬、讴歌、膜拜,从而再次悲歌慷慨地煽动群众情绪,最终又把中国推向互相残杀的内战泥潭。当然中国更不能冒充世界中心而向外输出革命。二十一世纪应当是中国进行自我调整、自我完善、自我壮大的世纪。

        从历史的观点看,李泽厚、刘再复的反省是沉痛的,中国如果不能对近代史上的革命有一汉景帝式的了结,中国如果继续纠结于革命、造反、合法性等问题上,那么一直困扰近代中国的革命仍然有重燃的可能。如果从李泽厚思想内在脉络看,他的所谓“吃饭哲学”,其实就是给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一种哲学上的理由。只有彻底解决了吃饭问题,才能进行其他方面的创造,这原本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恩格斯在赞美马克思的贡献时指出,正像达尔文发现生物界的进化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得果腹、蔽体、安居,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活动;所以直接的物质生活资料生产,以及随之而形成的某个民族或某个时期的经济发展程度便构成了一定的基础,而该民族的国家制度、法律思想、艺术活动以至宗教观念,都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因此也必须根据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此前那样本末倒置。

        马克思主义常识在中国很长时期被忽略了,毛泽东长期陶醉自己的诗人气质,沉溺于自己的乌托邦幻想,以为生产关系的改革可以造成一个新社会,结果却是越搞越糟,直至出现大规模“非正常死亡”。李泽厚、刘再复都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也熟读马克思主义经典,因而他们提出的“告别革命”,只是要重回常识,不让悲剧重演。

        然而,李泽厚、刘再复的“告别革命”说迅即遭到各方面的阻击。批评者认为李泽厚、刘再复这本书“公然诋毁和否定中国近代的一切革命,鼓吹改良,攻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这就将一个学术讨论上升到了政治高度,而且即便讨论政治,也没有设身处地体会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论”对现实中国的政治意义。

        苏联在二十世纪晚期毫无征兆地突然解体,对中国尤其是执政党来说确实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中国一些研究者很快以为苏联解体与意识形态放松管制有关,而意识形态管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只能颂扬苏共的历史,不能超越苏共官方定本去探究历史真相。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论”期望重新讨论近代以来的“一切革命”,这个“一切”显然也包括了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逻辑推理,“告别革命”自然蕴含着告别中国共产主义革命的意思。这个理解是不错的,因而批评者的说法也是可以成立的。

        问题在于,回溯近代中国历史,革命究竟是怎样发生的,革命能否避免呢?

        就历史事实论,革命在近代中国历史上并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诚如我们在讨论第一个问题所强调那样,近代中国的问题并不是内生的,不是来自中国社会内部需求,而是西方因素引起的。中国近代历史主题就是让世界进入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成为全球经济一体化成员。鉴于中国的经济体量,中国应该成为最富有责任心的主要成员。

        中国错过了成为全球经济一体化成员的最佳时机,马戛尔尼使团、阿美士德使团,都因各种原因无果而终,中英之间的贸易不平衡终因鸦片因素而诉诸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南京条约》,五口通商,中国勉强接受了西方国家开放市场的要求。

        开放五口,接受西方国家制定的贸易规则,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转变,中国原本可以沿着这条轨道缓慢地走向世界,缓慢地走向现代。然而我们遗憾地看到,由于两广地区在战后很长时期无法落实《南京条约》的相关规定,先前繁荣的广州一口贸易在“新四口”的竞争中迅速败落,先前依附于广州一口通商的两广地区相当一部分手工业者失去了最起码的生活凭借,1851年初,洪秀全、杨秀清等在广西发动起义,这是近代中国第一次革命运动。

        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严重冲击了旧秩序,给中国社会经济带来了严重的破坏,这是近代史研究的共识,但是也应该看到这场运动之所以发生的具体背景、原因,假如那时广州能够如约让外国人入城,广州口岸贸易就不会严重下滑,经济情形不那么恶化,即便还会发生洪秀全式的社会抗争,肯定不会规模那么大,持续那么久,破坏那么严重。革命,如孙中山后来所说,有时候是先知先觉鼓动的结果,但在更多时候,是人们面临生存危机的本能反应。这样的革命,当然无法告别。只要社会还有不公,还有饥饿,还有非正常死亡,那一定还有革命的机会。

        太平天国被平定后,中国有了三十多年和平发展时期。这个时期,除了1884年短暂的中法战争,以及西北边患,大体而言,这是一个建设时期,中国的经济、社会,在这三十年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初步的工业基础建立起来了,一批近代城市在沿海地区拔地而起,一支现代化的海军正式成军,谁能想到那时的中国还会革命?

        然而,1894年的一场局部战争让三十多年发展付之东流,一个庞大且号称强大的中国不敌东邻小国、岛国日本,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思考。孙中山就是最突出的代表,他就在这场战争还在进行时,就敏感地意识到中国要想富强,要想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革命,就必须推翻满洲人对中国的殖民统治。近代中国的革命,或者说李泽厚、刘再复两位先生所要“告别”的革命,其内心深处所暗指的,就是孙中山所领导的,从1894年一直坚持到1911年长达十七年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中止了满洲皇帝对中国的统治,让中国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此后一百多年的中国历史走得确实不是那么顺畅,磕磕绊绊,犹如法国大革命发生后一百多年的情形。这场革命确实给中国带来了许多负面的、消极的东西,但是这场革命依然有其发生的必然理据,并不是像孙中山所自负的那样,这场革命是他们那些先知先觉鼓吹的结果。历史没有办法假如,但历史可以复盘,可以回望。如果清廷在1911年最后时刻能够积极正面回应南方新军将领重回君主立宪正确轨道的诉求,开国会,公布正式宪法,南北妥协,清帝还会退位吗?

        “告别革命”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思考,但是这个思考正如秦晖所说,可能是一个“很靠不住”的假设。由此,我们现在可以集中讨论第三个问题:激进与保守。

选自《中学历史教学》2016年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