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独行侠

在中国社会中,历来就是“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争智于孤”。

 
 
 

日志

 
 

饿死鬼  

2017-12-14 15:41:21|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东戈

农历,九月里的祁家湾 ,笼罩在烟雾里,静默着,静默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几只公鸡叫了头遍,整个村子就像一头沉睡的大象被什么刺激了一下,慢慢蠕动开了,不但动着,还哼哼唧唧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的确,公鸡一打鸣,狗都汪汪汪汪叫开了,牲口也叫开了,是不是它们要清清嗓子,天亮了要去和谁约会呢,人也说开话了。似乎静默了一夜的村子为了重新投入到新的一天里去,所有的成员都在做准备工作呢。

整个村子都在烟雾里笼罩着。漫山漫洼的烟雾,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儿来的,偷偷钻进了村子,将一个诺大的村子严严实实给填充满了。以至于鸡鸣狗叫成了一种美妙的声音,一声声清脆的鸡鸣就跟一丝丝绸缎一样,在空中飘扬着,飘扬着,飘向了远方,顺路钻进人们的耳朵,把人也捎带着飘向远方去了。

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 ,熟睡在被窝里的巧巧 ,还是很瞌睡。她甚至认为这些公鸡 ,这些狗狗 ,这些牲口都好骚情啊,她睡得多香呢。真的,她明明梦到自己的王雪老师把她一个人叫到宿舍,打开一个纸箱子,然后从里面取出来两片饼干来,老师刚把一只饼干递给她说“刘巧巧,吃吧” 。她从老师温暖的手指间接过来饼干来,刚把嘴巴凑到饼干上,那该是多香多甜的饼干啊!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岁虎一声汪汪汪,就像一只花瓶掉到地面上一样,岁虎那叫声钻进她耳朵里,她梦里的一切不见了。简直太扫兴了。岁虎一汪,害得她没吃上梦里的饼干不说,她几乎是从哭泣中醒来的,这个狗狗,这个叫做岁虎的狗狗,不好好睡你的觉,吵什么吵 ,害得她把这个梦都没有做完,刚才那么清晰的一幕,还在巧巧的脑海里回荡着,回荡着呢。哪怕叫她把这个梦做完啊。让她知道老师的饼干到底有多香有多甜啊。她恨不得赶紧起来穿上衣服,拿上笤帚疙瘩,好好收拾收拾岁虎,让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我搅和碎了我的美梦。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从她大脑里烟消云散了,岁虎一天跟上自己不是放牲口,就是挖洋芋掰玉米棒子,屁颠屁颠的,是自己忠实的跟屁虫。岁虎两只眼睛滑珠一样在眼眶里转来转去,那个心疼劲儿……就是,怎么能因为它打断了自己的美梦而有这种想法呢。再说了,老师不是老说吗,要爱护动物,尤其是小动物。岁虎再不好也是家里的一个成员吧,更何况还是她的跟屁虫儿呢。这么想着,巧巧也就不胀气了。

但是,她得先去撒泡尿,肚子胀的,牙缝生疼生疼的。她慌乱中摸了一件衣服披上迷迷糊糊根据自己的感觉找到开关的位置把灯打开,咔嚓,随着开关的响声,灯泡的光像碎刺碎针一样,让睁开来的眼睛马上眯了起来。还是妈妈好,要是小时候,每当这个时候她要尿尿了,母亲会急急端来尿盆,生怕她把尿尿尿在炕上,把尿盆放在她屁股下面,她花啦啦花啦啦一阵,然后直接倒头又睡去了。那多舒服啊。她实在是瞌睡极了,以至于她尿尿时从尿盆里荡漾起来的尿臊味儿到底什么样,她都是不知道的。但是她好渴望梦里老师给她的饼干的味道啊,那到底会有多香会有多甜呢!

长大了都 ,她再不能让母亲给她端尿盆了。她感觉羞羞的,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羞。放了一周假,七天呢,自己在前六天都放牲口了,岁虎跟着她,她提着个比她还大的筐子——拾粪,自己也可以昂,一天一边放牲口,一边提个框子,几乎每天能满满拾一筐子。重着提不动了,她就会扯起嗓子美美地喊父亲来 ,提回去,倒在庄前面的场里,摊开亮着,那驴粪蛋蛋,牛粪粑粑,甚至团在一起的羊粪儿,静静躺着,躺在庄前的辽敞地里,似一只只小乌鸦,静静看着天,看着秋天里村子的一切。

母亲也真是的,放了个假,一直不让挖洋芋,就不让挖。昨天咋了,听说街道里三斤洋芋换一斤大米,所以疯了,挖了整整一天。也是昂,今年的秋雨也是的,在放十一假前的前一周才停下来。秋雨下了那么长时间,活像一位痛失爱子的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八天八夜,哭得荡气回肠,弄得连他们去学校要跳过的那条烂泥河都过不去了。洋芋地里进不去不说,母亲还说都嫩着呢,要是挖早了,那还不是都给糟蹋了,长那么大个洋芋,不容易啊,的确不容易的啊,父亲也随着说昂昂昂的。所以放假前六天里,她都是和自己家的那头叫做欢欢的毛驴为伴的,岁虎也跟着她,算是她的助手了。在祁家湾的天地里,奔踏了六天,那苜蓿地里干涩涩的苜蓿岔岔,那阳山梁山上此起彼伏的兰花花,那一群牲口聚到一起又是吼又是叫那撒欢儿的场面,在巧巧脑海里荡悠呢,似乎这些东西比王雪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在心田里数熟悉得多。

尿完尿尿,她还想再来一觉呢。可是,她尿尿去时才发觉 ,父母亲不在家。让她惊喜的是,从厨房里散发出煮洋芋的味道来,那瓷实的一种带着洋芋香香的味道像一个小小的气球一样,飘满了院子。他们该是早去洋芋地了。母亲早早起来把一锅洋芋安顿上,煮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和父亲走洋芋地了吧。

呀,有洋芋吃了!一种有吃的了感觉从她脑海里窜了出来。虽然院子里烟雾很浓,她就出去尿了个尿尿而已,头发已经湿湿的了。那飘飞在空中柔柔软软的水汽,碰在她没有被遮住的肌肤上的时候,她似乎感觉有无数个冰凉冰凉的小嘴儿在在亲她呢,以至于自己的眼睛都能感受到被亲了,冰凉,清新,而又潮湿。

今天星期一 ,十一假满了,她得去学校。其他小伙伴都去哪了呢。难道巧巧昨天挖了一天洋芋太乏太累了吗。她没有听到三芽喊她的声音,她也没有听到军灵儿喊她的声音。 她的确是太累了,就连什么时候母亲把手放在她额头上,缓缓摇着说让她早点起来洋芋吃了上学去的话她都没有记忆了。是的,一个在睡梦里的小屁孩,一个被母亲有时候骂做死女子的小女孩,确实是太乏太累了,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她还是个没有吃过饼干的孩子而已。

赶紧穿衣服吧,脑海里窜出的那个吃煮洋芋的念头,让她很快穿好了衣服,胡乱地梳了头洗了脸。她就急急跑进了钻满烟雾的厨房,厨房里的烟雾是热的,尤其是里面还有煮熟了的洋芋那香香的气息的味道。让人吸了不愿意呼出来,生怕那味道从自己的鼻腔里跑出去,再也不回来了,那该是多惨的损失呢。

她赶紧找来书包,把从热锅里拿出来没有凉冰的洋芋,索性装了一书包,赶紧往学校跑。

烟雾迷漫在巧巧移动着的世界里,湿湿的,潮潮的,不时从远处传来一两声牛哞的声音,沉闷的穿越在烟雾中。路两边的树上草上,有极细极细的水线儿在慢慢滑动,给人一种清清亮亮的感觉。巧巧边吃边走,一双母亲做的布鞋已经被路边的露水给扫湿了,脚步过处,留下一个一个亮亮的脚印的痕迹,似乎要说给自己的主人说什么,并且发出沙塔沙塔的脚步声来。巧巧才给吃美了,心里又想着迟了,应该是真地迟到了。三芽和军灵儿这会儿应该已经早早到了学校,坐在教室里听王雪老师上课了。她走过的小路上,稀稀疏疏撒着些洋芋皮皮,似乎它们不舍得巧巧走远。那书包也似乎越来越轻了。当她穿过胡家嘴,走到瓦窑坡下面的时候,她忽然站住了,像一根小树桩一样,静静站立在烟雾中,成了一个小小的人物雕塑。原来,她发现,她图吃了,忘记拿别的东西了。她近乎傻傻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一个被烟雾包围了的小仙女似的,两个红脸蛋儿,在烟雾里越加湿润越加透红了。

烟雾还没有散去,巧巧静静站在那里,脖子上空荡荡的书包,似乎好沉好沉。

(注:以上图片均为甘肃陇西籍画家杨柳的乡村风情山水画)

作者简介:

土东戈,原名戴晓东,宁夏西吉人,生于1977年,教师。喜好文字,坚持写作。有作品散见于《当代汉诗》《甘宁界》等网络平台。渴望用乡土情怀,表达对生活和文学的热爱。散文,诗歌,都是抽屉文学,近期学习小说创作,渴望用故乡的故事 ,用故乡人看待生活的方式,表达对人文的热烈关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